返回
搜词文学
大家都在看
军婚小说推荐往后余生风雪是你最新美女总裁的窝囊未婚夫少帅夫人要退婚隔着云端爱你冷面总裁别过来重生八零:娇妻引入怀连枝莫丛小说首席热恋中前妻复婚,过期不候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最新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最新小说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最新

分类:短篇

时间:2019-03-21

作者:草莓奶昔

来源:悠书阁

评分:10分

简述:短篇小说

目录

已完结

介绍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最新 截图1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最新 截图2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最新 截图3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最新》小说的主角是苏月云南宫傲,是由草莓奶昔所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往后余生风雪是你最新主要讲述了:她是整个皇城的皇后可是却在他的面前也是最卑微的女人,为了他的白月光,他甚至可以生生的挖出她的双眼。

精彩节选:

我知师兄疼我,玄真道人洞若观火的觑了孙准一眼,“人生在世,唯有顺其自然而已,各自皆有各自的际遇,不要为你师妹做甚么决定。

”虽然语气不重,孙准却听出了谴责之意,惊觉自己确实在插手妄图改变别人的意志,顿时有些惭愧的低了下头。

苏月云冲真人点了点头,又对孙准抱歉笑道:“我知师兄疼我,但我也想和师兄一起分担这些,请师兄不要嫌弃我医术不精,我想为京城百姓尽一份力,到时只给师兄打下手便好,绝不耽误治疗。

”孙准张了张嘴,只要苏月云做了什么决定,他算是从没翻盘过,只好无言的叹着气,苦笑着点了点头。

“大善!师兄妹齐心,此事必然难不住你们,去吧,时不我待,尽快出发。

”玄真道人慈眉善目的颔首道。

二人领命告退,出了竹屋,各自去收拾了行装。

谷内不能无人打点,虽然红缨苦苦要求带她一起,苏月云还是将她留在了药师谷,许诺很快就回来。

“那少主呢?”红缨委委屈屈的问。

“逸儿年纪太小,且留在谷中吧,瘟疫凶险,大人碰着都胆战心惊,他一个孩子,如何能万无一失?”苏月云虽然不舍,但想到瘟疫的要命之处,又不敢让苏逸去以身犯险,便摇了摇头,到谷口与孙准会合。

两人套了一辆马车,苏月云进了厢内,孙准盘坐车板上持鞭一挥,马儿踏蹄,车轮驶动,沿着小路缓缓而行。s3();

没走两个时辰,却听后面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孙准警惕的停车抽出佩剑,招呼苏月云小心。

这段山路并不太平,遇到什么匪人山贼全凭运气,大殷尚武,君子六艺自要文武双全,孙准虽然是个前太医,但手上功夫也有一点。

等了一小会,盘曲小路拐角冒出来一个狼狈的小影子,身上脏兮兮的不知道跌了多少跤,背上挂着小包裹,呼哧呼哧跑着。

定睛看清来者是谁,孙准惊愕的道:“逸儿?”“是逸儿?”苏月云从车窗里探头一看,见那身影跑的狼狈无比,顿时心疼坏了,连忙下车去接苏逸。苏逸强撑着追赶到这里,一见到苏月云和孙准,刹那眼里冒出泪花,“我也要去,娘亲不要丢下我,我不会给娘和孙师伯添麻烦,不要丢下逸儿!”苏月云找药抹他脸上磕碰摔出来的血口,心里懊悔自己考虑不周,没成想这孩子倔强如此。

她望向孙准,孙准唯有苦笑着点头。

这母子俩,简直是一个模子出来的拧脾气。

“既然都到了这里,便带上逸儿吧,不过去了京城一定要听话,京城疫病横行,你不可擅自行事,让我们担心。

”“我一定听娘和师伯的话!”苏逸唯恐被送回去,急忙点头答应。

三人一同上路,快马加鞭的赶去京城。

此时的京城已经面临戒严,未免疫病外流,殃及更大的范围,勒令所有人等许进不许出,更是让百姓人心惶惶。

不得已之举,苏月云一行人刚进雄壮如同关隘的城门,就见里面塞了不少背着行李携儿带女的百姓,苦苦哀求着官兵放他们出城。

但被披盔持刀的京营军士们撵了回去,厉声呵斥说,“朝廷有令,任何人不得出城,违令者杀无赦!”自觉生路被断的人们不禁哭声一片,哀嚎之声此起彼伏,这是承平日久的大殷不可想象的场景。

帘布掀开一条小缝,看到外面场景的苏逸面露不忍,拉了拉苏月云的衣袖,“娘,我们既可以进来,为何不许他们出去?”“京城疫情不明,无法辨别谁感染了瘟疫,谁不曾感染瘟疫,你看他们可怜,但若把病人放了出去,很快便会一个传染两个,两个传染更多,最后整个村庄、整个城市,都是得了疫病的人了,那时才是真正的生灵涂炭,不准百姓出城,也是朝廷的不得已之举。

”苏月云耐心的解释道,心中倒是佩服那个敢于下达最理智命令的人。

一旦处理不当瘟疫久久不治,拖的京城内死伤太多,这笔账就会算在他的头上,一个不爱民的名头必然取不掉了。

“可瘟疫既然如此可怕,朝廷将大家都封锁在城内,那他们怎么办?”苏逸又问道。

“这就是我们来此的理由啊。

”苏月云温柔一笑,抚了一把儿子的小脑袋,如水的清润目光看着外面混乱嘈杂的场面,口中轻轻道:“我们正为平治此疫而来,京城必会平安无事。

”得知玄真道人的弟子已然抵达京城,太医署的人立马就过来接洽,在孙准的提议下,苏月云扮作男装,戴着斗笠薄纱遮脸,现在瘟疫横行,这种打扮也不惹人注目。

见到孙准,太医们都是唏嘘不已。

孙准年轻便医术过人,性格和善从不与人争强好胜,五年前在太医署人缘极好,是众太医认可将来有望成为太医令的后起之秀。s3();

没成想被皇后一事牵连下狱,一夜之间丢官罢职,还被下旨命令没有圣上传召,一生一世都不许进京,几乎是注定不再能踏入官场了。

“诸位太医大人,我等前来是为瘟疫之事,不知现在情况如何了?”孙准只是略作闲谈,便将话题转移到了正事上。

旁人觉得可惜,他却不如此认为,失去一个官职能换得陪伴在苏月云的身边,过粗茶淡饭的平静日子,他常梦醒都觉得幸福的不真实。

“署里上书之后,陛下派出禁军隔离了患上瘟疫迹象的病人,同时督促百官与百姓烧水后饮用,每日焚烧垃圾与尸体,饶是如此,染病之人却有增无减。

”“焚烧后的东西可有以生石灰覆盖深埋?”苏月云粗着嗓子问道。

“这位是……?”太医面带疑问之色。

“是我师父新收的徒弟,姓苏。

”孙准介绍的含糊其辞。

“原来是苏医师。

”其他太医肃然起敬,药师谷玄真道人之名如雷贯耳,能被其看重收为弟子,必有过人之处。

众人不敢再轻视于他,立刻便有人殷勤回话道:“未有!只是烧后堆积在一起!”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