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词文学
大家都在看
军婚小说推荐往后余生风雪是你最新美女总裁的窝囊未婚夫少帅夫人要退婚隔着云端爱你冷面总裁别过来重生八零:娇妻引入怀连枝莫丛小说首席热恋中前妻复婚,过期不候
首页 > 言情

《岂言不相思云轻夜墨》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凤色妖娆发布时间:2019-03-30 11:34

岂言不相思》云轻夜墨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岂言不相思》讲述了云轻夜墨跌宕起伏的故事,岂言不相思云轻夜墨小说节选:这园子里的鸟追着那些小姐们的头顶拉屎,她们根本不敢留下来,只不过片刻时间,刚才还满满的一园子人,现在却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了云轻和云娇。

岂言不相思推荐指数:★★★★★
>>《岂言不相思》在线阅读>>

《岂言不相思》精选章节

这园子里的鸟追着那些小姐们的头顶拉屎,她们根本不敢留下来,只不过片刻时间,刚才还满满的一园子人,现在却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了云轻和云娇。

云娇一头一身都是鸟屎,一指手指着云轻,浑身气得颤抖:“云轻,你……你……”

云轻翻了个白眼,她怎么了,她现在干干净净地站着,好得很。

“好臭。”云轻掩了掩鼻子,说道:“大姐,你以后还是多讲点道理吧,要是老这么臭,怎么得了。”

云娇一口气上不来,竟然直接晕了过去,幸好有侍卫丫头接住了她。不过那些侍卫丫头也是接得很勉强的,毕竟她一身都是屎,谁愿意碰她啊。

云轻看都没有再看云娇一眼,直接往外走,走之前没忘记把柳园的老板叫过来,吩咐他在靠山的地方多洒米面,刚才那些小老鼠和小鸟们都辛苦了,总得犒劳一下它们。

至于账,自然记在云娇身上,谁让她是今天的东道主呢。

出了柳园的门,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忽然都停住了,一个个目光惊奇又鄙夷地看着云轻。

云轻一怔,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这才反应过来,她还穿着那一身破袍子呢,风一吹,两条白皙笔直的玉腿就在衣摆中若隐若现。

真是,光顾着教训那些女人,竟忘了自己还穿着这么一身。

可是这个时候再想换也已经晚了,而且她就是想换,也没有地方去换,除了云府里的人,她不认识任何人,也没有银子。

想了想,云轻干脆抬起头,大步往原主记忆中云府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又遇到了不少指指点点,但云轻根本不在意,她没做亏心事,她的心是干干净净的,又何必在意别人怎么看?

柳园门前那些小摊贩们一个个交头接耳的: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呀?怎么会有女人穿成那样出来?”

“嘘,别乱说话,那可是二皇子的未婚妻,我昨天在城门那里看见过的。”

“可你瞧她那副样子,明显就是被男人那样过的,这样的女人,二皇子还会要?”

“可不是?我看啊,这门婚事要玄咯……”

“不是要玄,是肯定没戏了!我侄子就在柳园做事,我偷偷告诉你们,你们可别往外传,这南昭王女,昨天居然到南风馆去了,还叫了好几个人来陪呢!”

“不会吧,她竟然这么不知廉耻……”

“等着看吧,退婚的消息一准马上就传出来……”

就在这些小摊贩们议论纷纷的时候,一骑人马从远处匆匆而来,为首的勒停马匹,四下看了一眼,大声问道:“云轻何在?皇后娘娘有旨,召云轻入宫!”

有胆大的指着云轻离开的方向说道:“官爷,她往云府的方向去了。”

传旨的军官看了他一眼,一挥手叫道:“走!”

马匹哒哒,又飞快地往前跑了。

……

“哗……”坤宁宫前,一盆东西泼了出来,把云轻浇了一头一脸。

云轻知道夜静雅不会放过她,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她还没有走到云府呢,就被禁卫赶上抓了起来,而刚刚在坤宁宫前站定,就受了这么一下子。

匆促中,她只来得及拿手护住眼睛,在危险的时候护住要害,这是她丛林生活练就的本能。

血腥味刺鼻,云轻用手抹了一把,满掌鲜红,看着就够触目惊心的。

“云轻,这盆黑狗血泼下去,看你还怎么使妖法!”夜静雅的声音在宫门前响起,趾高气昂的:“把她给本公主带进来!”

夜静雅认定了之前云轻召唤动物的事情是使妖法,所以用黑狗血破妖法呢。

可见她也是真的怕了云轻,得先想办法让云轻不能召唤动物,这才敢把她唤进坤宁宫。

“进去!”两个人高马大嬷嬷在后面猛力推 “公主殿下叫你呢!”

云轻猛地回头,目光凌厉地看着两个老嬷嬷:“本王女自己会走!”

任谁莫名其妙被泼了一身血也不会有好脾气,如今她满面鲜血,目光犀利如要吃人,就如从地狱血海里面爬出来的修罗一般,把两个老嬷嬷被吓得面无人色,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云轻瞪了她们一眼,这才进了坤宁宫。

坤宁宫里早已坐满了人,皇后,夜静雅,云娇,还有刚才的一些小姐们,全部都在,衣服自然是早就换过了,一个个愤恨地看着云轻。除了她们,还有一些例行请安的命妇妃子们。

皇后身侧的椅子上还坐了一个面容俊朗的青年,云轻朝他多看了一眼,这就是原主的未婚夫,归离二皇子,玄王夜天玄。

看到云轻看他,夜天玄厌恶地皱了下眉。

这个丑女,穿的那么暴露,又是一身的血污,连看她一眼也觉得脏了眼睛。

其实云轻并不丑,甚至是很清秀的,只是现在满脸鲜血的样子,不论谁看了,都会觉得脏和难看。

两道目光射在她的身上,一道是怨恨,一道是得意。

“跪下!”一道声音厉声喝道,一听就是狐假虎威惯了,扯着皇后娘娘的虎皮吓唬别人。

云轻根本不理,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皇后,施礼说道:“云轻见过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今年四十多岁,但保养得很好,看上去至多只有三十多。她是当今归离英帝的原配,据说与英帝十分恩爱,可偏偏英帝并没有立她所生的儿子为太子,而是立了皇长子。

至于这位皇长子的生母,在归离是个禁忌,没有人敢提起。

但不管她的儿子是不是太子,皇后都绝对是归离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她想要自己的命,不过就是抬抬手的事情。

“大胆云轻,你犯下大罪,见了皇后娘娘还不下跪磕头认罪?”皇后身边的宋嬷嬷厉声喝道。

云轻终于肯看她一眼,扬着头说道:“我犯了什么罪,我怎么不知道?”

“你公然在京城公众之地使用妖法,有公主、南诏大小姐还有各家贵女为证,你还敢说没罪?”宋嬷嬷显然是做惯了这种事情的,上来就先声夺人,如果是没见过世面的,听着这几句话就先被她吓住了。

云轻目光眯起,环视了周围一圈。

她现在一身的血,本来应该是很狼狈的,但云轻从小在丛林长大,这点血不仅压不住她,反而让她凭添了几分凶性。

言情

更多

最新软件

小说库

资讯

首页